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蓝月亮

男子因重婚罪获刑:和5人结婚 有妻子曾感受异样眼光

  发布于 2021-09-29  

  2021年8月16日,徐州男子侯某被判重婚罪,且系累犯,法院最终判处侯某有期徒刑一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此次判决揭开了侯某在30年里先后和5名女子领取结婚证,并两次因为重婚罪被判刑的真相。近日,侯某第四任妻子刘红(化名)和第五任妻子李娟(化名)通过扬子晚报新闻110热线向记者披露了她们被侯某欺骗的经历,希望借扬子晚报的平台帮助曝光侯某的无良行为,并提醒广大姐妹们在寻找幸福时擦亮眼。

  2021年7月27日,50岁的侯某因重婚罪被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8月16日,法院认定侯某的行为构成重婚罪,且系累犯,因此依法对其从重处罚。鉴于侯某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认罚,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近日,作为本案的受害者,侯某第四任妻子刘红和第五任妻子李娟收到了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判决书显示,2013年4月,侯某在江苏省沛县民政局与第四任妻子刘红登记结婚,2020年4月经沛县人民法院调解离婚。然而2019年2月,在刘红与侯某婚姻存续期间,侯某又与李娟在北京市顺义区民政局登记结婚。

  尽管如今侯某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可刘红和李娟依然愤懑不已,刘红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2013年,两人在工作中相识相恋,此前侯某只告诉她,离过一次婚,有一个女儿。直到2015年,侯某的第三任妻子张某去法院起诉,刘红才得知侯某有过三次婚姻,并且是在与第三任妻子婚姻存续期间,与自己登记结的婚。

  为何处于已婚状态仍然能够登记结婚?刘红事后才弄明白,侯某主要是利用了时间差。“2013年,侯某虽然和第三任妻子张某还处于婚姻有效关系中,但他却用与第二任妻子的离婚调解书来和我登记结婚。”刘红介绍,侯某在北京第五次登记结婚时,又是用了与第三任妻子的离婚调解书和离婚证书。

  虽然有过多次婚姻经历,但侯某都对外声称自己只有过一段婚姻关系。“直到第三任妻子把他告了,我才知道被骗了。”刘红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侯某2005年改名后与岑姓女子(第二任妻子)在广西登记结婚,2009年,侯某隐瞒其与岑某结婚的事实,与张某(第三任妻子)在沛县民政局登记结婚。第三任妻子张某发现被骗后把侯某告上法庭,2016年,侯某因重婚罪被判入狱一年。

  刘红说,自己和侯某2013年结婚,2016年侯某因重婚罪入狱的时候他们的孩子才满一岁,“我当时还是抱着他出来后能一起好好过日子的想法,继续和他保持了婚姻关系。”没想到侯某出狱不久,就和北京女子李娟相恋,二人还一同居住在徐州一段时间。2019年1月,侯某提出与刘红离婚。同年2月,侯某故技重施,利用和第三任妻子的离婚调解书和离婚证书与李娟在北京顺义区民政局登记结婚。

  “除了性别是真的,年龄、学历、婚姻史、家庭状况等全都是假的。”侯某第五任妻子李娟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2017年,她和侯某在网上通过群内唱歌相识,后来侯某加她为好友表示想交朋友。

  据李娟介绍,侯某告诉她曾有过两次婚姻,第一次婚姻是父母指定婚姻,他不同意,父亲就打他,所以他被迫结婚,前妻育有一个男孩。“侯某说这个男孩不是他亲生的,是第一任妻子出轨后与别人生的,然后离了婚。”李娟回忆说,侯某告诉她,第二任妻子在女儿1岁时便患乳腺癌去世了。“侯某说这些年一直单身,现在10岁的女儿留在南京让哥哥和嫂子照顾。”李娟说,侯某还称其母亲前两年得了癌症,他花了几百万元买进口药给母亲治病。虽然精心照顾,但母亲最终还是去世了。当时李娟心里就想,对老人这么好,对别人肯定也差不了。

  当时的侯某在李娟眼里特别朴实稳重,“说话很腼腆,我觉得他特别憨厚、稳重、不张扬,应该是一个能好好过日子的人。”

  2017年6月1日,侯某开一辆红色轿车去北京找李娟,事后李娟才知道这辆车是侯某第三任妻子的。6月3日,李娟跟着侯某去其徐州市沛县老家敬安镇一起生活。但生活没多长时间,她就受到了当地人异样的眼光,“他们都用很诧异的眼光看我,当时我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个月后,一名女子找上门来,把衣柜里的衣服拿出来扔在地上,还抢过汽车钥匙。李娟以为这些只是侯某与前妻之间的纠纷,于是和侯某提出要更换居所,并没有想到自己身处在侯某复杂的多重婚姻关系之中。

  1991年4月30日,侯某与王某在沛县敬安镇人民政府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儿一女。2004年10月22日,侯某和王某经沛县法院调解离婚。

  2005年7月11日,侯某改名后与岑某在广西壮族自治区那坡县民政局登记结婚。2012年7月19日,侯某与岑某经沛县法院调解离婚。

  2009年8月20日,侯某隐瞒其与岑某还存在婚姻关系的事实,与张某在沛县民政局登记结婚,并育有一女。2015年,侯某因重婚罪被沛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2013年,侯某工作中认识刘红(化名),隐瞒其与张某还存在婚姻关系的事实,二人在沛县民政局登记结婚,次年10月,刘红产下一名男婴。

  2019年2月,在侯某与第四任妻子婚姻存续期间,他又与北京女子李娟(化名)在北京市顺义区民政局登记结婚。2020年1月16日,李娟以侯某犯重婚罪为由向北京警方报案。

  李娟回忆说,侯某告诉她自己除了在沛县敬安镇居住的房子外,在徐州市里还有两套房,有一套出租了,还有一套房子没有装修。李娟当时就说,那就简单装一装,只要能住人就行。但侯某以各种理由表示自己没有钱,于是李娟向母亲借钱进行装修,但她并不知道这套房是侯某和第四任妻子刘红在婚内贷款买的房子,“后来才知道,他第四任妻子刘红还在给这套房子还贷款。”

  和对刘红承诺的一样,侯某也曾向李娟承诺,婚后由自己负责挣钱。起初李娟听到后还很高兴,但一段时间后便察觉到不对劲,“他没有一点收入,连平常的吃喝都是个问题,没有钱的时候,就让我用网络平台贷款,说以后还给我。其实这是一个坑,我妈妈借给我的钱都打到我的账户上,他买东西也都是从我的账上支出。”李娟手里没钱了,她妈妈就打算把北京的一套房卖掉,到稍微偏远的地方买一个小房子,好筹点钱让两人做生意。

  据李娟介绍,这些年侯某以各种借口从她和母亲那里一共拿走了约60万元。侯某父亲生病住院期间,他就以给父亲看病为由找她借钱,还曾以女儿在南京一个国际学校上学交学费为由借钱。

  2019年4月,侯某才告诉李娟自己还处于另一段婚姻关系中。李娟之后向其提出离婚,并要求尽快返还借款,但侯某迟迟不肯还款,李娟说母亲正急需钱看病。2020年1月,李娟向北京警方报案,同年5月侯某在徐州被抓获。

  李娟告诉记者,虽然侯某被判刑,但是他们的婚姻关系还存在,下面她将继续提出离婚,解除她和这个无良男子的婚姻关系。